当前位置:句子大全 > 经典台词 > 经典台词

《三生三世枕上书》小说书摘

栏目: 经典台词 / 发布于:2019-07-03 / 人气:148

9块9包邮 天猫内部优惠券

1、东华正研究着将簪花插入她的发鬓,一边比着最合适的位置,一边疑惑道:“什么时候的事?”她垂着头乖乖地让东华摆弄自己的头发,闻言抬头:“就是不久以前啊。”东华道了声:“别乱动。”她就真的不再动,却笃定地又道:“我不会记错的。”又补了一句:“我记性很好。”再补了一句:“我们狐狸的记性都很好。” ----唐七
  2、万事随缘,随不了缘便随心,随不了心便随时势,如今你看这时势在哪
  3、菩提花开满宫墙,花下是谁对影成双 ----唐七公子
  4、“喂,你看这里的星星这么大,凉凉的一点都不可爱,什么时候我带你去我们青丘看星星啊。”一晃百年弹指一挥,这句有出息的话也终归是没有什么机会说得出口。 ----唐七公子
  5、次日大早,凤九揉着额角从庆云殿的寝殿踱步出来,手里还握着件男子的紫色长袍,抖开来迷迷糊糊地问团子:“这是个什么玩意儿?”
团子正坐在院中的紫藤架下同他的一双爹娘共进早膳,闻言咬着勺子打量许久,右手的小拳头猛地往左手里一敲,恍然大悟地道:“那是东华哥哥的外衣嘛!”
他爹夜华君提着竹筷的右手顿了顿,挑眉道:“我小的时候,唤东华一声叔叔。”
团子张大嘴,又合上,垂着头一根手指一根手指地掰着算辈分去了。 ----唐七公子
  6、凤九曾寻着一个时机溜至解忧泉附近遥望过一回那棵频婆树,瞧见传说中的珍果隐在叶间闪闪发亮,丹朱之色果然有如西天梵境中佛陀嘴唇的法相。她遥遥立在远处瞧了许久,倘这枚小果果真能生死人肉白骨,有个已辞世多年的故人,她想救上一救。
既然夫子握着她能否得到频婆果的大权,她当然不能再同他对着干。他为图心中痛快罚她的经书,她也断不能再像往常一样置之一旁,该抄的还是要抄写,要顺他的意,要令他一见她就通体舒坦心中畅快。此外她还审慎地考虑了一番,自觉以往得罪这位夫子得罪得略过,此时不仅要顺从他,还需得巴结。 ----唐七公子
  7、脸皮这种身外之物,有那么重要吗。 ----唐七公子
  8、『他很好,我和他,没有缘分罢了。』
『天命说有缘如何,无缘又如何,本君不曾惧怕过天命,也无需天命施舍。』 ----唐七公子
  9、一阵幽霭风过,一地红花延绵似一床红丝毯斜斜扬起,灵狐族的公主在沉稳声儿这番有条有理的话后头静了一阵。被迫听到这个墙角的凤九也随之静了一阵。她弄明白了三件事。第一,这两个恕不相识的声音,原来就是昨日里听说机缘巧合得了女君令,要来宗学旁听一两堂课的灵狐族七公主和她的侍从。第二,人家东华隔了大半年特地来梵音谷原来不是特意救她,人家是趁着这个时机来同姬蘅幽会。第三,灵狐族七公主的这个侍从是一个人才,情急时刻讲话也能讲得如此有条理,可以挖回青丘做个殿前文书。 ----唐七公子
  10、一段情该是什么模样,端看历这段情的人是个什么模样。譬如世间有那种轰轰烈烈的情,也有那种细水长流的情,还有那种相敬如宾的情。有人情深言浅,有人情深言深。不能说旁人的情同你的情不一样,旁人的情就算不得情。 ----唐七公子(一句话经典语录 )
  11、思绪正缥缈中,耳中听正惬意养着神的东华突然道:“可能失血太多手有些凉,你没什么旁的事不介意帮我暖一暖吧?”凤九盯着他抬起的右手,半天,道:“男女授受不亲……”东华轻松道:“过阵子我正要见见比翼鸟的女君,同她讨教一下频婆树如何种植,你说我是不是……”凤九麻溜地握住帝君据说失血凉透的右手,诚恳地憋出一行字:“授受不亲之类的大防真是开天辟地以来道学家提出的最无聊无羁之事。”殷勤地捂住帝君的右手:“不晓得我手上这个温度暖着帝君令帝君还满意不满意?”帝君自然很满意,缓缓地再闭上眼睛:“有些累,我先睡一会儿,你自便。” ----唐七公子
  12、风拂过,雨时花摇曳不休。几位尊神宝相庄严地道完他人八卦,各归各位,养神的养神,喝茶的喝茶,观景的观景。一旁随侍的小神仙们却无法保持淡定,听闻如此隐秘之事,个个兴奋得面红耳赤,但又不敢造次,纷纷以眼神交流感想。一时间,往生海旁净是缠绵的眼风。 ----唐七公子
  13、东华抬眼,瞧见紫色的睡意从自己的房中漫出,片刻已笼了大半个太晨宫,似一片吉云缭绕,煞是祥瑞。他觉得,这丫头方才施给他那几个昏睡诀的时候,一定将吃奶的力都使出来了。东南方向若有似无的几声三清妙音也渐渐沉寂在紫色的睡意中,施法的人却毫无察觉,大约想心事想得着实深。顷刻,过则睡倒一大片的紫气渐渐漫进园林,漫过活水帘子,漫过高高耸立的红叶树,漫过白檀六角亭……东华在心中默数了三声,啪,对着月亮想心事的姑娘她果然被轻松地放倒了…… ----唐七公子
  14、凤九心道你考虑得倒长远,垂眼中目光落在东华右手的袖子上,蓦然却见紫色的长袖贴服手臂处微现了一道血痕,抱定篓子抬了抬下巴:“你的手怎么了?”
帝君眼中神色微动,似乎没有想到她会注意到此,良久,和缓道:“抱你回来的时候,伤口裂开了。”凝目望着她。
凤九一愣:“胡说,我哪里有这么重!”
帝君沉默了半晌:“我认为你关注的重点应该是我的手,不是你的体重。”
凤九抱着篓子探过去一点:“哦,那你的手怎么这么脆弱啊?”
帝君沉默良久:“……因为你太重了。” ----唐七公子
  15、东华没能追上来,受伤的燕池悟却被狂风吹得与凤九卷做一团。看定竟是她,攀着她的肩凑在她耳旁怒吼:“方才老子的一个计策,你怎的没有上当?难道老子使的幻术竟然没有在你的身上中用?你难道没有产生冰块脸被老子砍得吐血的幻觉么?”一吼,又一惆怅:“老子的幻术已经不济到这步田地了?老子还有什么颜面活在世上?老子愧对魔君这个称号,不如借着这个风,把老子吹到幽冥司寻个畜生道投胎做王八,也不在世上丢人现眼,老子是个烈性人啊!”
凤九心中一颤,见他攀自己攀得又紧,而自己并不想同他一道去幽冥司投胎做王八兄妹,捂着耳朵扯开嗓子急回:“中用了的,我瞧着他吐血了。” ----唐七公子

9块9包邮 天猫内部优惠券

标签:
回到顶部
回到顶部